考试系统 | 问答系统  | 在线投稿 | 在线举报

终于走出全能神邪教的毒霾

时间:2014年07月29日信息来源:凯风网 点击: 收藏此文 【字体:

  核心提示:我今年31岁,在一家舞蹈学校教拉丁舞。我从2011年9月开始修炼“全能神”,被赵维山讲的歪理邪说所迷惑,越陷越深,以至不能自拔。后来,在聊城市东昌府区文轩社区的帮助下,我真正认清了“全能神”邪教本质,...  

  我今年31岁,在一家舞蹈学校教拉丁舞。我从2011年9月开始修炼“全能神”,被赵维山讲的歪理邪说所迷惑,越陷越深,以至不能自拔。后来,在聊城市东昌府区文轩社区的帮助下,我真正认清了“全能神”邪教本质,摆脱了其精神枷锁的控制,彻底与“全能神”邪教组织决裂,终于回到正常人的社会生活中来。

  我大学时学的幼师专业,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本应该具有科学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有坚定的政治立场和较高的觉悟,而我却痴迷“全能神”,做出了一些违反法律、令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在志愿者的帮教下,我彻底认清了“全能神” 的邪恶本质,今天我想和朋友们谈一谈自己是如何被“全能神”编造的歪理邪说所控制,而走到触犯国家法律的地步,又是如何摆脱桎梏,走出“全能神”的毒霾,希望能给朋友们一个借鉴。

  2011年,我辞了第一份工作,谈了好几年的男朋友因为相隔两地,向我提出了分手。工作、生活的压力使我思想处于压抑之中,总觉得自己付出的多,得到的少。在这种心理不平衡的情况下,一起租房子的小芳向我介绍了“全能神”。她说我这是“邪灵”附体了,必须向“神”献出“宝血”才能洗清自己“身上的罪恶”,才能找回自身的福气。我被她这种新奇的说法吸引住了,对“全能神”产生了兴趣。小芳又给我拿来几本书,其中有《话在肉身显现》、《东方发出的闪电》、《跟着羔羊唱新歌》等,书上说,信徒对于神只能是“绝对的服从,不能有一丁点自己的意识”,“对神所作都百依百顺,没有任何怨言,不论断,不分析,更不研究,以至于你们都能对神顺服至死,像羊一样任神牵、任神杀,没有一点怨言”,信徒“不用头脑衡量神现在的说话工作”,要“直接顺服”、“任神摆布”,同时说“世界末日就要到来了,全能神的话就是权柄,不能改动,否则必遭我击杀”,还宣称“我为你们预备很多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东西,想用吗?进来享受”。这些理论正迎合了我当时的心态,让我认为信奉“全能神”很多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后来小芳又带我去其他道友那里传福音,说是上帝的第三步工作要洁净人类,让所有人都信他,这样就能免末日一死,不信的人就是魔鬼。每次听到后我都似懂非懂、似信非信。道友们对我说,“全能神”教的文章表面上不华丽,是为了把高层次的道理表达出来,不能受常人的语法约束,信徒要“完全奉献”和“全能神之间亲密的联合”,如果产生不信的念头,就要压制它、排斥它,这样就提高了“悟性”,所以要反复多看书、多学、多念、多记、多传福音,直至把社会变成一个“和睦”的氛围。

  就这样,我的头脑里装的全是这些东西,不知不觉地就用“全能”传授的歪理去衡量一切,越衡量越觉得有道理,从而对教外的书籍一概排斥,认为那是常人的东西,是低层次的知识,不值得学习;和别人聊天时也听不进去别人的话,觉得常人说来说去就那么点事,层次太低,只想找“道友”聊天。 “全能神”信徒在一起交流时,为了显示自己缘分大、悟性好或层次高,往往夸大自己的体会和感受,听的人又把小道消息添枝加叶,传得神乎其神,逐渐地形成一个特殊的小环境。就这样,我一步步走进了魔圈,在心理上和人类社会疏远了。

  我由于太痴迷“全能神”,心里总觉得和教外的人隔着一堵墙,谁说的话都听不进去,渐渐地,我在舞蹈学校(我后来又重新找的工作单位)也不认真教学了,学生也不愿意上我的课,说我神神叨叨,精神有问题。校长跟我接触几次后,了解了我的情况,并没有把我一棍子打死,而是找我工作中的优点,从侧面迂回做我的思想转化工作。我表面上说不练了,但由于对“全能神”的痴迷和对“全能神”小圈子的心理倾斜,我总是背地里和道友接触,仍受赵维山歪理邪说的蛊惑。

  2012年底,“全能神”把基督教“末世说”解读为世界末日的降临,是人类大劫难的到来,说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免除灾难。我当时为了消除灾难,把自己攒下来的一万六千块钱全都捐去做福报事业了。我还对反对自己的家人说,“你们现在把钱给我,等我修成了,把你们的灾难渡过去,就都补偿给你们了。”

  随着“世界末日”的平安度过,家人开始对我进行劝说教育,说“全能神”说的都不可信。家人担心我再出去传福音,想尽了各种办法,可我软硬不吃。我把亲情感化当成是“魔”,漠然视之;我把苦口婆心的规劝也当成是“魔”,用歪理邪说去狡辩;我把对我的强行制止更当成是“魔”,忍得住时则忍,忍不住时以牙还牙。那段时间里,父亲几乎承受不住巨大的精神压力,一次恍惚中差点被拖拉机撞倒。母亲也因为我的事费尽了心思,操碎了心。我的这些极端顽固的做法,现在想来就像做了一场噩梦。

  由于家人控制得严,并找来了文轩社区的志愿者来给我做工作,我有半年多的时间没有出去传福音。志愿者们在和我谈话时,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我产生共鸣,然后用法律和我的行为相对照,使我认清了自己的行为确实是违法的,并给国家和社会造成了很大的危害。我的思想随着志愿者的帮教回到了正常的轨道,用常规思维来审视以前深信不疑的“全能神”所谓的“理论”,终于发现这些理论是漏洞百出,是禁不住推敲的。帮教人员也找出“全能神”书中的很多自相矛盾之处,以法破法,使我彻底认清了“全能神”邪教的本质。

  我绕了一个很大的圈子,才终于认清了“全能神”的危害。“全能神”破坏社会稳定、残害生命、破坏家庭、聚敛钱财,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邪教。我决心和“全能神”邪教组织彻底决裂,并现身说法,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揭露邪教的危害,通过揭批邪教“全能神”,找回真正的自己;帮助更多的“全能神”信徒认清其本质,唤醒他们的本性和良知;希望所有的人警钟长鸣,让正义和真理的阳光普照大地!

(作者:苏玉 编辑:玉凤)
文章热词:终于 走出 全能 邪教 教的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豫风网正在征集书画摄影作品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