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系统 | 问答系统  | 在线投稿 | 在线举报

全能神邪教骗钱害人

时间:2014年07月29日信息来源:凯风网 点击: 收藏此文 【字体:

  核心提示:我今年52岁,旺苍普济人。一直以来,我们一家都是当地老实巴交的农民,家庭也不富裕,靠务农养家糊口。  2004年,年迈多病的母亲长期患冠心病,经常吃药打针,压得经济本身就不宽裕、生活穷困潦倒的家庭简直...    我今年52岁,旺苍普济人。一直以来,我们一家都是当地老实巴交的农民,家庭也不富裕,靠务农养家糊口。

  2004年,年迈多病的母亲长期患冠心病,经常吃药打针,压得经济本身就不宽裕、生活穷困潦倒的家庭简直喘不过气来。家里养的猪、鸡、鸭等还没有养大就三天两头的死,找兽医治疗也没有救住,不仅没有赚到钱,连本钱都赔进去了,这对我家的打击简直就是雪上加霜,一筹莫展。在这节骨眼上,一个自称菊兰的女人盯上了我家。

  2004年7月的一天傍晚,我正在生火做饭,丈夫忙于收晒的粮食,孩子们忙于做作业。菊兰来到我家里,直接找到我,与我套近乎、拉家常。了解到我家的遭遇后,她就说“那是你们不信‘女基督’遭到的报应,我给你们‘传福音’来了,只要你们信了全能神,‘神’就会经常保佑你,就能避免灾难、治百病、保平安”。她从晚饭前说到晚饭后,我母亲及丈夫在旁边也认真地听着,从母亲的脸上可以看出心中的疑虑似乎解开了,好像病一下子都飞走了。听到她传的“福音”,再想起我家接二连三发生灾难的事情,使我及家人的思想受到蛊惑,也就开始接纳了她的全能神。她又给了我《全能神你真好》和《东方发出的闪电》两本书,叫我要认真学习,走时还给我两百元钱,说是给我母亲去买点营养品,我们也就领情了。自那以后,我们相信“神”一直也就没有给母亲供药了。从此,我的生活轨迹彻底发生了变化。

  过了5天,那个叫菊兰的女人又来到我家,我想是为了来试探我信全能神的情况。我把家里好吃的都端上桌子,很热情地招待了她。她看到我们已经完全相信了全能神,心里很高兴,又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叫我写了“保证书”,并郑重对我们说:“全能神是宇宙生命之王,‘世界末日’很快就会到来,信耶和华和耶稣都已过时了,你们只要信了全能神,‘末日’来了就能得救”。“这个‘神’是耶稣再次道成肉身的显现,是个‘女基督’,名字叫‘闪电’,是实实在在、无所不能的‘神’。”她又给我一份《国度十条诫命》叫我好好学习规定,严格遵守执行,并叫我把《跟着羔羊唱新歌》的“教义”多抄,直到能背诵。紧接着,她把我带到附近一个煤矿家属楼的一楼屋里,在那里我又见到了其他5名妇女,她们不停的嘘寒问暖,十分热情,还把我称作“新人”。在大家彼此一起交流谈心后,又一起跟着菊兰唱“新歌”,跳“灵舞”,一边大呼小叫,一边乱蹦乱跳。活动结束后,菊兰又要求我们多“传福音”,传的“福音”越多,“奉献”越大,得到的“平安”、“神”的“恩典”和“保佑”就越多。我心里暗自在想,这与她当初让我入教时宣传的怎么不一样了?当初没告诉我要“奉献”。我想这个时候退出,可又有些怕“教规”的惩罚,为了这个家我硬着头皮继续走了下去。

  就这样,我全身心投入到全能神活动中,一边学习《活体肉身呈现》、《全能神真好》等歪理邪说,一边走亲串友去传教,先后发展了4人。同时,三天还要去一次聚会点参加听课,唱“新歌”、跳“灵舞”,聚会点还不停变换,把家里的生产、母亲的病和关心家人等抛在了脑后。丈夫不高兴,我又给他解释,总之这也是为了我们的家,暂且得到理解。一晃时间就到年底了,我虽发展了几名成员,但对组织的“奉献”没有,为此还被菊兰一番训斥。为了表达对组织的衷心,我就偷偷把家里的稻谷、玉米背出去卖了一些,同时在亲戚朋友那里借了一些,说给我母亲治病,而是瞒着丈夫攒了一千元钱“奉献”给了组织,得到菊兰的表扬和奖励。与此同时,我母亲的病不但没有钱看,痛得厉害,我就告诉母亲,“菊兰说了,我已给‘女基督’作了‘奉献’,全能神会给我们家免灾去难的,再坚持下去病情就会有好转。”我们把“救命的稻草”全压在全能神上,在慢慢的等待中,母亲只有在痛苦的折磨中忍耐下去。

  2005年春节后,菊兰突然打来电话,说从陕西来了一个“带领”,让我快点过去。在“讲经”课上,这位“带领”讲到“世界末日就要到来了,‘女基督’将要降下大灾难,只有虔信她才能得救,只有建立全能神的国度,作王掌权”等谬论。在他的蛊惑下,我又开始四处活动,将远房亲戚作为发展对象,一有机会就向他们宣传“世界末日”即将来临,不信全能神就会堕入地狱等等。到后来,亲戚看到我就像见了瘟神,唯恐避之不及。我在全能神的泥潭里越陷越深,一边从发展的信徒那里骗“奉献”钱,又从其他亲戚朋友处以给我母亲治病为幌子借钱。因为家里的粮食不能再卖了,又东拼西凑了弄了3000元钱,背着丈夫“奉献”给了“组织”,得到了菊兰的高度夸奖。她说我又向“神”靠近了一步,我也很有成就感,也给我增加了信心,坚信只要我虔诚“奉献”,母亲的病会在“神灵”的保佑下好起来。

  然而事与愿为,由于在“神”的“保佑”下拖了一段时间,母亲的病情一天天没有减轻的迹象,反而更加严重了,经常疼得大汗淋漓,连路都走不了,但我还是相信“神”能保佑。2005年3月份,母亲实在坚持不住了,又用上药物,但已不能控制病情。在这个时候,我家一贫如洗,旧债没有还,亲戚朋友、邻居都知道我家很穷,也不借给我钱。我已经没有钱将母亲送医院住院治疗,买药也没有了钱,不管怎么叫全能神也不灵。我们只有眼睁睁看到母亲在病痛的呻吟中度日如年,没过多久母亲就离开了人世。此时的我捶胸顿足,后悔莫及,可是为时已晚。

  后来,在反邪志愿者和亲朋好友的帮助下,我彻底脱离了全能神的苦海。回想起当初母亲的离世、高台的债务,我仍然心有余悸。全能神把我家害惨了,真是骗钱害人的邪教组织。

(作者:苟余英 编辑:玉凤)
文章热词:全能 邪教 骗钱 害人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豫风网正在征集书画摄影作品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