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野间重生——记“体育旅游”探索者刘百灵

时间:2018年10月08日信息来源:新华网 点击: 收藏此文 【字体:

在山野间重生——记“体育旅游”探索者刘百灵

  ↑记者第一次见到刘百灵是在第十六届西藏登山大会滑雪登山项目的营地——洛堆峰雪线处,海拔5600米。刘百灵肤色黑得发亮,与身边长年从事高山训练的藏族教练无异。但细问起来,他说自己生在湖南,现居杭州,是地道的南方人。 因为对户外运动尤其是对滑雪的执着,刘百灵的肤色变了,过起了旁人眼中的另一种人生,也成了“异类”。但他却感谢自己成了“异类”。这是10月4日,滑雪爱好者、“体育旅游”探索者刘百灵(左)在位于西藏自治区当雄县羊八井镇的洛堆峰雪坡上练习,此处海拔约5700米。远处的山峰是海拔7048米的穷母岗日峰。 新华社发

  新华社拉萨10月7日电题:在山野间重生——记“体育旅游”探索者刘百灵

  新华社记者王沁鸥、格桑边觉

  如果刘百灵不开口说话,你很容易误认为他从小生长在青藏高原。

  记者第一次见到刘百灵是在第十六届西藏登山大会滑雪登山项目的营地——洛堆峰雪线处,海拔5600米。刘百灵肤色黑得发亮,与身边长年从事高山训练的藏族教练无异。但细问起来,他说自己生在湖南,现居杭州,是地道的南方人。

  因为对户外运动尤其是对滑雪的执着,刘百灵的肤色变了,过起了旁人眼中的另一种人生,也成了“异类”。但他却感谢自己成了“异类”。

  今年38岁的刘百灵滑雪已超过10年时间,但一开始,户外并不是他的重心。那时,他有自己的外贸公司,工作之余定期锻炼,定期旅行,与安身城市的无数白领无异。一切犹如在安全的轨道里运行,如同在滑雪场里坐着缆车上山,再从划定的赛道滑下。

  直到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刘百灵的生意受到冲击。“回首过去,突然觉得好像什么事都没做成过。读书时没上什么好学校,做生意也……”刘百灵说,当时迫切地想知道自己到底能做成什么事?

  他开始了探索。用19天骑完了滇藏线,但也并没找到能证明自己的感觉。确定的路线,确定的目的地,“只要有时间,怎样都能骑完”。

  “后来我想到了滑雪。”刘百灵此前有过几次带朋友去欧洲滑野雪的经历。虽然滑雪彼时尚未如当下一般火爆,但刘百灵感到国内还是有对专业户外旅行规划机构的需求。

  “不可能再回到过去,不如破釜沉舟。”于是,刘百灵关了原来的公司,成立了一家专注于欧洲山区滑雪旅行的机构。

  这在“体育旅游”尚未进入大众视野的年代,可谓冒险之举。

在山野间重生——记“体育旅游”探索者刘百灵

  ↑这是10月4日,滑雪爱好者、“体育旅游”探索者刘百灵(左)在位于西藏自治区当雄县羊八井镇的洛堆峰雪坡上进行练习,此处海拔约5700米。远处的山峰是海拔6010米的洛堆峰。 新华社发

  虽然业务规模不大,却在一批忠实拥趸的支持下运转了下去。更重要的是,从城市的滑雪场中走出,走上真正的雪山,刘百灵为自己的人生也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

  “滑雪是勇敢者的运动,你必须在瞬间战胜潜意识里对坡度的恐惧,必须克服不自觉的重心靠后,必须向前。”

  一次次从阿尔卑斯山区的雪坡上滑下,从缓坡到陡一些的坡,甚至再陡、更陡一些的坡,刘百灵看到了自己成长,也感受到了一种“纯粹的快乐”。

  他说:“那感觉如同重生。”

  于是,他全身心地拥抱新生,把全部时间都投到了户外。夏天,他在杭州玩水上运动;冬天,他就带客户出国滑雪。

  因为生在几乎无雪的南方,刘百灵也异常珍惜每次与雪接触的机会。今年“十一”假期,他便一个人跑来西藏,在拉萨与藏北草原交界处的念青唐古拉山脉中,从自己从未到达过的海拔高度纵情滑下。

  “其实我这次来,还是想从滑雪里再找找重生的感觉。”刘百灵坦言,创业以来,国内户外旅行市场一直发展缓慢,自己也有些畏首畏尾。

  在他看来,国内尚未建立起对户外运动的真正理解。“在欧洲,户外运动不是炫耀的工具,而是完全融入了人们的生活。我们太过于追求安全,但只有在与自然的接触中,直面真正的危险,才能建立起负责任的安全意识,建立起对户外向导的尊重,并认可他们工作的价值。”他说。

  刘百灵还希望带领更多中国人以不一样的方式走出国门。他也坚信,西藏有潜力成为媲美欧洲的户外胜地;而那些离天最近的山峰,也会让他成为更好的自己。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在山野间重生——记“体育旅游”探索者刘百灵]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