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丹心铸军魂——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制度为何动摇不得?

时间:2020年08月14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收藏此文 【字体:

  1927年秋,著名的“三湾改编”确立了“支部建在连上”的制度,从政治上、组织上保证了“党指挥枪”。后来,在向赣南闽西进军途中,红四军内部关于军队指挥权问题产生了分歧。1929年9月,党中央从上海发来指示信,肯定毛泽东同志的思想和主张,明确军队的指挥权属于党的前敌委员会。这份态度鲜明的“九月来信”,重申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为3个月后古田会议确立思想建党、政治建军原则奠定了前提和基础。

  血与火的斗争,熔铸建军之本;生与死的考验,磨砺强军之魂。人民军队是党亲手缔造的,党指挥枪是人民军队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成功秘诀。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把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制度,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制度确定下来,具有“压舱石”的重大意义。这一制度,从根本上确保人民军队忠实履行新时代使命任务,确保党的长期执政、国家长治久安和事业兴旺发达。

  一 建军之本和强军之魂为何如此重要

  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军队是阶级统治的暴力工具,国家一诞生军队就随之产生。可以说,军队为国家而生、为国家而战,承担着对内巩固国家政权、对外维护安全利益的职能。在人类政治发展过程中,夺取和巩固国家政权首要是掌握军队,成为一条颠扑不破的历史规律。

  军队的领导权问题,是马克思主义建军理论的核心。马克思、恩格斯认为,无产阶级为了夺取政权,必须拥有自己坚强的武装力量,在获得胜利以后,还必须凭借武装力量保卫革命的果实,维护自己的统治。列宁根据俄国革命实践指出,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要为工农政权而战,必须由共产党来进行政治领导,在军队中建立党的组织。这些重要论述,为建立无产阶级新型军队指明了方向。

  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来说,坚持党的绝对领导这一根本原则,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以鲜血为代价换来的,是历经艰辛探索得来的。建党初期,由于我们党没有认识到建立和掌握军队的极端重要性,遭遇了大革命惨痛失败等挫折。但我们党很快认识到只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从而走上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道路。南昌起义标志着我们党有了自己的军队,经过“三湾改编”、古田会议,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成为我们党建军治军的一条铁律,革命的星星之火遂成燎原之势。90多年来,正是因为枪杆子始终掌握在党的手里,才保证人民军队在各个时期坚决执行党的政治任务,为革命浴血奋战、为建设和改革保驾护航,成为党和国家事业不断向前的坚强柱石。

  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军的命脉和灵魂,事关军队的性质宗旨和方向前途。我们这支军队始终听党话、跟党走,不管什么人、采取什么手段,想拉拢军队脱离党,都不会得逞。在我军历史上,从来没有一支成建制的队伍被敌人拉过去,也没有任何人能够利用军队来达到其个人目的。当年,张国焘仗着自己带领的部队人数多,想脱离中央、另立山头,结果把自己搞成了孤家寡人,落得只身仓皇逃跑的下场。“文化大革命”中,“四人帮”总想抓军权,但军队不听他们的,垮台时他们还哀叹没有掌握军权。历史反复证明,只要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无论形势如何变化,无论情况如何复杂,人民军队都不会迷失方向,始终保持最坚定的政治本色、最明亮的鲜红底色。

  面向未来,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进入了关键阶段,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重要。从国际看,世界安全形势不容乐观,引发战争风险的不确定因素增多,国家间军事竞争日趋激烈。英国权威智库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军费开支比上年增长约4%,创10年来最大增幅。从国内看,改革发展稳定任务更加繁重,军队改革转型正在爬坡过坎,维护社会大局和谐稳定的压力增大。只有坚持和发挥好党对人民军队绝对领导的政治优势,才能确保军事力量建设和运用更好应对前进中的风险挑战,为民族走向复兴、中国走向世界提供有力的战略支撑。

  二 绝对领导如何用制度来保证

  疫情就是命令,召必至,战必胜。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人民军队发出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作贡献的冲锋号令。人民军队坚决贯彻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近平主席的决策部署,闻令而动、听令而行,紧急抽组3批4000多名医护人员奔赴抗疫一线,火速派出30架次运输机和2500多台次车辆向疫区投送医疗物资,全力救治数以万计的患者……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斗争中,广大官兵以坚定信念敢打硬仗、勇挑重担,为打好武汉保卫战、湖北保卫战作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以实际行动向党和人民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越是在重大考验面前,越能显现党对人民军队绝对领导的重大作用。这种威力产生的背后,是一整套制度在作保证和支撑。经过长期的探索和发展,我们形成了包括军委主席负责制,党委制、政治委员制、政治机关制,党委统一的集体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支部建在连上等在内的一整套制度体系,从而保证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人民军队都坚决听从党的指挥。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在巩固已有制度成果的基础上,对坚持和完善党对人民军队绝对领导制度提出了新的要求,赋予我军党的建设制度新的内涵和实现形式。必须牢固确立习近平强军思想在国防和军队建设中的指导地位,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军事政策制度体系,全面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确保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永葆人民军队的性质、宗旨、本色。

  兵权贵一、军令归一。坚持人民军队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属于党中央。中央军委实行主席负责制是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实现形式。这是宪法和党章规定的重大制度,在党领导军队的一整套制度体系中处于最高层次、居于统领地位。中央军委主席负责中央军委全面工作,领导指挥全国武装力量,决定国防和军队建设一切重大问题。全军必须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确保一切行动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近平主席指挥。

  组织完备、坚强有力。健全人民军队党的建设制度体系。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制度能否落到实处,关键在于加强我军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90多年来,我军之所以能够永葆本色、战无不胜,根本就在于在实践中形成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党的建设制度体系。早在革命战争年代,我们党就把政治工作作为军队的“生命线”,在军队各级建立了党的组织,班排有小组,连队有支部,营级以上建立党委,党的领导直达基层、直达士兵,确保全军将士统一意志,形成打败各种反动势力坚不可摧的战斗力量。新时代,必须全面贯彻政治建军各项要求,完善党领导军队的组织体系,建设坚强有力的党组织和高素质专业化干部队伍,确保枪杆子永远掌握在忠于党的可靠的人手中。

  高度自觉、全面推进。军队建设是个系统工程,涉及方方面面,落实好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制度,就必须以坚定的意志、高度的自觉、扎实的工作,把这一制度原则体现到建军治军各个方面的政策引领、制度规范和行为准则之中。当前一项十分重要的任务,就是以确保党对人民军队绝对领导为指向,以战斗力为唯一的根本的标准,以调动军事人员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为着力点,集中力量健全军队党的建设制度体系、军事力量运用政策制度体系、军事力量建设政策制度体系、军事管理政策制度体系,把党指挥枪的原则贯彻到军队建设各领域全过程。

  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制度,关键是达到“绝对”的要求。这两个字并不是可有可无,也不是文字游戏,而是说明不能打任何折扣,没有丝毫余地可言。所谓“绝对”,就是强调坚持党的领导的唯一性、彻底性和无条件性,必须是纯粹、彻底、百分百的忠诚,不掺杂任何杂质,没有任何水分。无论是思想上还是行动上,无论是战时还是平时,无论是重大问题还是具体工作,都必须做到以党的旗帜为旗帜、以党的方向为方向、以党的意志为意志,头脑特别清醒、态度特别鲜明、行动特别坚决,确保全军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

  三 “政治转基因”工程为何行不通

  众所周知,在生物学上有一种转基因技术,可以通过改造基因或基因组,从而使生物的原有性状发生突变。比如,红苹果、红玫瑰等,被“转基因”后,就变成了其他颜色。这样一种生物技术,却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搬到政治领域,试图在人民军队中搞所谓的“政治转基因”工程,想方设法让军队“改变颜色”,其居心叵测可见一斑。

  要不要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始终是我们同敌对势力斗争的一个焦点。近年来,敌对势力大肆鼓吹“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还有的趁“军改”之机宣扬这一套论调,妄图对我军官兵“拔根去魂”,动摇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把军队从党的旗帜下拉出去。这种谬论割裂了政党、政治和军队三者之间的本质联系,在理论上是荒谬的,在实践上是站不住脚的。

  所谓“军队非党化”,主要是兜售军队不为某一政党所掌控、政党不在军队中建立自己的组织、军人不加入某个政党等错误观点。持这种论调的人,只看到了西方国家军队与政党关系的表象,没有看到军队为阶级及其政党服务的本质。在西方国家,军队貌似不专属于某个政党,但无论哪个政党上台执政,军队的最高统帅都是资产阶级政党的最高领导人。执政党发生轮替,军队的领导权只是从资产阶级的“左手”交到“右手”而已。所以,在政党政治条件下,军队是绝对不可能脱离政党而存在的,总是从属于一定的阶级及其政党。

  所谓“军队非政治化”,主要是宣扬军队保持政治中立,不干预政治,不介入党派政治斗争等。军队不过问政治,这实际上只是资产阶级的虚伪口号,割裂了军队与政治的必然联系。普鲁士军事理论家克劳塞维茨就说过:“战争不过是政治通过另一种手段的继续。”军队因政治而产生、因政治而存在,根本不存在脱离政治、不为政治服务的军队。事实上,西方国家的军队早就被驯服成了资产阶级专政的工具,对内镇压民众的反抗斗争,对外充当强权政治的“爪牙”。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英国曾30多次动用军队镇压工人罢工运动,美国介入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中东战争等,都是在为其霸权主义开道。可见,西方国家所谓“政治中立”的军队,并没有也不可能实现“非政治化”。

  所谓“军队国家化”,主要是鼓吹军队只效忠国家,而不听命于某个党派等。此种论调把军队的国家属性绝对化,是偷梁换柱、以偏概全的障眼法,更具迷惑性和欺骗性。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阶级通过政党来代表,国家通过政党来执政,军队也必然由政党来领导。军队不可能只与抽象的国家发生联系,而与阶级和政党没有关系。西方国家标榜自己是超阶级的全民的国家,军队是超党派、超政治的军队,这种军事模式是编造出来忽悠人、迷惑人的。任何军队都具有阶级属性和政党属性,抽象的、纯粹的国家化军队是不存在的。

  这3种错误论调,无论怎么改头换面,险恶用心就是妄图使我军脱离党的领导。对敌对势力骨子里的政治图谋,我们要保持高度警觉,擦亮眼睛,态度鲜明、理直气壮地批驳错误政治观点,始终保持理论上的清醒和政治上的坚定。

  人民军队作为党缔造和领导的军队,是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从不讳言自己的政治属性。我们党和军队除了国家、人民利益之外,没有任何自己特殊的利益。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制度,与党的领导和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等各方面制度,共同构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成为其中不可或缺的坚强支柱。人民军队要始终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不动摇,把听党指挥深深融入血脉和灵魂中,全面贯彻政治建军各项要求,突出抓好军魂培育,发扬优良传统,传承红色基因,着力提高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绝对领导的政治自觉和实际能力,真正做到“炼就金刚身,不怕百毒侵”。

  “国家大柄,莫重于兵。”执政必执军,强国必强军。人民军队的领导权和指挥权,关乎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关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长远发展。在强军兴军的新征程上,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绝对领导这一制胜法宝,必定为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顺利完成民族复兴大业提供牢靠制度保证。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